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六)

逆水寒前奏(六)

时间:2011-12-27 22:32:49作者:绯瑟字数:3105

  李沐还是感到有些庆幸的,一个晚上的配药过程虽然相当耗费心神,但总算完成了四分之一的进度。而且他也没有很悲催地让厉南星壳子顶上一双熊猫眼。所以接下来,他打算带着顾惜朝坐马车赶往下一个城镇。
  
  马车虽是寻常,但那车夫却是技术精湛的老手了,所以马车四平八稳地行进着,一路上倒是没有幅度较大的颠簸。李沐靠在软垫上选择了个舒适的姿势便闭目养神。顾惜朝则始终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斜倚在窗边,时而小憩一会儿,时而撩起帘子,微张着迷蒙的双眼瞅着一路的田园风景。那暖烘烘的日光映在他半边身子上,像是在他身上披上了一层蜜色的轻纱。
  
  到了比陈县后,李沐仍是担心会被潜伏在各处的仙姿楼的暗探盯上,便叫顾惜朝换下那件略显单薄的石青短褐,罩上一件烟灰色长衫,平时在街上行走时就戴上一顶雾灰色布巾遮住那标志性的卷发。因为李沐已经戴上斗笠覆上黑纱,若是顾惜朝也跟他一样的打扮,一大一小两个斗笠男就未免有些引人注目。
  
  他先是和顾惜朝临时租了间地处偏僻的老宅子暂住些日子。一来他需要个安静无人的场所专心配药,二来此处人流量少,倒是有利于躲开那些暗探的滋扰。
  
  他进房间开始配药时还是傍晚时分,此时仅有寥寥几点散星镶于夜幕之上。关上门窗,他开始一门心思投入配药大业,等他从带着各种异香的药草堆中钻出来时,窗外那西山之上已经显出了一轮如血残阳,那锦绣丝缎般的晚霞,也将整片天空染上酡红的醉色。
  
  ——咦,怎么是黄昏?明明配药时听到过有只死公鸡吊着个破锣嗓子在叫。敢情老子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一天一夜了。
  李沐站在窗前,惊奇地望着玫瑰色的天空。
  
  随后,他紧紧攥着手心里新鲜出炉的解药丸子,推开了房间的门。刚走几步,便有些体力不支的感觉。看来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劳作下来,即使是各方面素质都极佳的厉南星壳子也已经达到极限了。
  
  ——完了,老子怎么好像看到了区长穿着美少女战士的水手服走过来,我怎么还听到他一本正经地对老子说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糟糕,都出现幻觉了,这壳子真的濒临崩溃了。
  李沐的身子摇晃了几下,似乎就要倒下。
  
  顾惜朝昨晚在李沐隔壁的房间歇息了一夜,自第二天一大清早起他便端了把旧式木椅坐在李沐门前。
  
  他听到推门声音就望向步履蹒跚的李沐,看见李沐惨白如纸的脸色,顾惜朝便急忙上前查看。只不过,他不明白为何李沐看见他走过来会露出如此扭曲的表情,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看他神情有异,顾惜朝有些不明所以,他靠上前去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但是李沐听他说完,面上的表情似乎更加诡异,嘴角疑似已经发生了抽搐现象。顾惜朝担心他身体状况,再靠近他几步,他便摇摇欲坠似乎要昏厥过去。
  
  顾惜朝大吃一惊,连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扶住李沐。
  
  看见那张与如今自己的脸有着八分相似的面容在眼前逐渐放大,李沐的眼神逐渐恢复了往昔的清明,他费力地撑起手臂将药丸递给了神色焦急的顾惜朝,虚弱地说了句“快服下”,便迷失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顾惜朝看着李沐说完那三个字便双眼一闭,滑下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心中泛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自从前晚开始李沐的房间便是灯火彻夜不灭,他走出房门时更是脚步虚浮,面色极差,如此看来,他只怕是一直没闭过眼。
  
  自从他生母去世,他在仙姿楼受尽白眼,尚无一人像李沐这样挂心于他。
  
  只是面对这样浓浓的关切之意,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在那个眉眼间带着点淡淡愁绪的人闯进他的生活中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个哥哥。而且那个哥哥还如此的飘逸出尘,遗世独立宛如世外中人。
  
  那天在破庙,李沐从天而降,及时出现救他于危难之中,还抱了自己,说会补偿自己。
  
  他不是不心生感动,可是李沐实在来的太过突然。在早已习惯活在别人的白眼下的顾惜朝心里,他的到来就像一场极尽人世间美好的幻梦。对,是那种迟早要破灭的美梦。
  
  有些东西太过美好,与其得到之后再失去,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曾拥有。所以,只要他先拒绝拥有,就不会失去了。
  
  因此,即使他知道李沐根本在他身上得不到任何益处,他还是不断地怀疑李沐接近他的用心。即使他知道李沐是冒着生命危险闯进曲灵阁,他还是假装失去意识暗自偷听他与红绡的对话。即使在李沐历经万难带着他冲出险地后,他还是不断地用戒备疏离的表情拒绝着李沐的亲近。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想相信,不敢相信,不忍相信。
  
  残阳似血,连老宅的院中都铺上了一层浅浅的橘红色。顾惜朝迎风而立,挺直瘦弱的身子,支撑着不省人事的李沐,嘴角噙着一丝带着三分苦涩,七分自嘲的笑。
  
  等李沐恢复意识,睁开迷蒙的双眼时,窗外已是月色朦胧。他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换上了白色的中衣,正躺在顾惜朝的房间里。
  
  他现在仍然有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因为刚刚出现幻觉后,他又做了一个无比诡异的梦。梦中,区长穿着女式分叉旗袍,露出满是腿毛的毛绒绒大腿,绕着李沐跳热舞。
  
  真是杯具,遇到这货总是老子倒霉。回去之后,一定要思想有多远,我就躲多远。但是恭敬只能是表面上的,老子一定要反抗到底。决定了,以后起床的闹钟铃声就调成国歌里的那段“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对了,小顾呢?
  他瞅瞅四周不见顾惜朝身影,便想下床找他。刚下地,他就望见头戴布巾的顾惜朝拎着一包白布包裹轻轻推门进来。
  
  看见他的装束,李沐疑惑道:“你怎么出门了?身体感觉怎么样?”
  
  顾惜朝听罢却闭口不语,他又来到木桌前,用紫砂壶斟了杯清茶,一口茶水下肚,才慢悠悠地回答李沐说:“我已经没事了。但你先前配了一天一夜的药,又睡了一天,这段时间我都没进过食。你虽买了食材,可我又不会烧菜做饭。肚子饿了,只好自己去买点熟食了。”说完,他还把那包裹摊开,原来是两只鲜嫩嫩的烤鸡。
  
  ——听你的口气像是还怪我思虑不周,但我哪知道配完药后会脱力得那么严重?
  李沐看着自顾自吃起来的顾惜朝不由得有些失望。唉,老子辛苦了大半天然后累得晕倒,这死孩子怎么一句关心感谢的话都没有?就算咱俩很熟,但你也得意思意思吧。
  
  但不管在内心如何郁闷,李沐都得维护好他温和大度的伪兄长形象。他含笑道:“这烤鸡倒是飘香四溢,你是从哪儿买的?”配了半天药肚子都见底了,你赶紧听懂我的暗示,把烤鸡递过来吧。
  
  “是在西街小巷子里买的。那里人不多,我也只去这么一次,不用太担心。”顾惜朝说完接着慢条斯理地吃着。李沐看着他用极其文雅的吃相解决完两只烤鸡,死死绷住脸皮,不露出狰狞的表情。
  
  老子平时最爱吃这烤鸡了,在快没电的老子面前大嚼烤鸡,少年你到底是何居心?
  
  “依南星你的性格,应是生来就不喜这么油腻的食物。”顾惜朝淡淡道,从怀里掏出了几个小巧玲珑的乳黄色方形糕点,放在了桌上。“这桂花香糕是我在那烤鸡店隔壁买的,糕点中透着股清香,应是符合你的口味。我本想多买几个,但那店主做的不多,这已是最后几个了。”
  
  好吧,老子错怪你了。但是,文艺青年的气质你别硬安在我头上啊。还有,这么小只的糕点你确定我能吃饱?
  
  “多谢你。”李沐尽力维持脸上已经略显僵硬的微笑,努力无视那糕点的小巧外形。装逼界的无数前辈前仆后继,曾用血的教训告诉李沐“做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句话的真谛,无奈他到如今这状况方能体会其中奥妙。
  
  顾惜朝放下糕点,便用白布包着残羹准备出去倒掉。李沐始终含着和煦的笑容着目送他出去,一只手却忍不住摸向了疑似抽痛的胃部。
  
  看着李沐时他总是面色平淡口气生硬,但背对着他时,顾惜朝却噙着一丝暖意融融的笑,连带着面部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在那个烤鸡店老板向他推荐自家的烤鸡时,他就觉得像李沐这么淡然飘逸之人,绝不会青睐如此油腻的俗物。而李沐方才一直含笑,定是欣慰于他的细心周到,看来日后他应该多准备些类似的小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