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综影视穿越司职员奋斗记 > 逆水寒前奏(四)

逆水寒前奏(四)

时间:2011-12-24 17:52:18作者:绯瑟字数:2606

  原本在远处候着的青衣小厮望见房间内的红绡向他招手示意,便一路小跑过来。但跑到中途,他又看见背对着他蹲在李沐身边的红绡扬起一只纤纤玉手,作了个让他离去的手势。小厮虽有些纳闷她的反复无常,却还是遵命走开。
  
  躺在地上的李沐目不转睛地盯着红绡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他的左手则执着散花银针稳稳地抵在她的喉间。
  
  方才他一闻到那股子异香,厉南星的壳子就瞬间做出反应。他的脑中浮出来一句话:幽延香,采用百絮莲、明门散等三十七种草药配置而成的高级迷香。
  
  若是寻常之人,恐怕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就会四肢无力瘫倒在地。但是感谢党,感谢人民,更加感谢厉南星百毒不侵的体质,李沐现在完全可以无视迷香奋战到底。这件壳子实在是居家旅行,浪迹江湖必备之物啊!
  
  他虽然忧心顾惜朝的安危,但也不会犯那些初到江湖混的菜鸟才会犯的错误。他怎会不知红绡肆意抬价的胡搅蛮缠行为只是在拖延时间呢?
  
  如果是起点的种马小说,这种时候他应该充分显示主角临危不惧的风范,义正言辞地申斥她绑架水嫩正太的险恶用心。然后性感妖艳的女反派就会犯一般反派BOSS的通病——话唠。等她奸笑着把自己以往的恶行和作恶的目的一一道尽后,主角就会原地复活,从异次元空间中拿出闪亮亮的玄铁剑,在她身上戳个血窟窿。
  
  但现实总是骨感的,他深知在这种敌情不明的状况下,装逼只会引来更大的反弹。故此,李沐反其道而行。
  
  他有意做出一副沉不住气的热血青年样,使其稍稍放下戒心。他顺着对方的话问下去,然后假作中香昏倒,在红绡最放松的那一瞬间如迅雷疾风般快速出手。
  
  他断定红绡不敢呼救,因为她还不能确定银针是否有毒。一旦她发声,哪怕是极其微弱的声音,都会引发喉咙的颤动,那么银针就会刺破她的玉颈,可能什么不知名的剧毒就会顺着她的血液流遍全身。
  
  他先是冷冷地瞪着惊惧交加的红绡,随后大幅度转头瞥了眼正在急速靠近门口的小厮,又立时回看红绡。
  
  红绡心思一转便明白他的意思,只因她的生死皆在李沐一念之间,她尽管倍感无奈却还是招招手便让小厮退下。她一恨之前对自己的身手太过自信,便没让多少人守在一旁,二恨手势所能传达的意思有限,否则便能向手下示警,让他们从外形成合围之势聚歼李沐。然而悔之晚矣,她此刻只能盼望李沐能忌惮她仙姿楼主的身份,不敢轻易下杀手。
  
  李沐眼见那小厮的身影渐行渐远,便飞快回头点了红绡身上几道大穴。红绡身子一软,嘤咛一声便倒在地上。他便迅速起身,架起小顾施展轻功准备跑路。但是看到面若金纸的小顾他气不打一处来,就把红绡颇具有曲线美的背部作为借力点,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地重重一踩,向远方飞去。她倒是一声不吭,估计是昏死过去了。
  
  李沐带着顾惜朝如翼鸟般穿梭在雕梁画栋的屋舍间,等仙姿楼内警报四起之时,他已经蹿出去几十米了。
  
  幸亏曲灵阁屋舍成群,李沐借着屋瓦的力倒不会气力不济。就在他望到曲灵阁高耸的外围墙时,身边一直昏迷不醒的顾惜朝突然出声道:“小心东面!”
  
  李沐也不去深究他何时醒来,依言望向外围墙的东面。那里有一处高达七层的八边形古塔,每一边都有四根光滑醒目的巨型红漆柱子。那古塔的第三层围栏处闪着一点银芒,若非仔细看很容易忽略。
  
  这种银芒……是□□!李沐的瞳孔骤缩,神色严峻起来。那□□一直对准着高速移动的李沐。虽隔着一定距离,李沐还是能感受到那箭簇摄人的锋芒。
  
  无论是在屋顶还是在空中,带着小顾的他都不能保证能闪身躲过□□,可若是下屋顶在平地上跑,他就必须面对无数身怀武艺的丫鬟仆役的合围。
  
  小顾身体虚弱至极,若是□□击中他,他必死无疑。李沐施展轻功已经消耗一定程度的内力,若是□□击中他,他可能不会立时毙命,但两人都难以逃出生天了。
  
  真是可惜,如果他用的是成年厉南星的壳子,把红绡往胳膊下一夹,再把小顾往肩上一扛,就可以带着人质往外冲,那她的手下就会投鼠忌器,冲出重围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不过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如果。
  
  “楼主要活口!不许放箭!”不知是谁在这时喊出一声命令。李沐简直要对那出声的人感激涕零,因为那声令下后塔上的那点银芒便消隐无踪了。
  
  身旁的顾惜朝在说完那关键的一句话后就紧闭双眼再无声息。李沐也忧心他的身体状况,便疯狂催动内力越过曲灵阁的外围墙。
  
  但一想到那仙姿楼主貌似已经被他踩得重伤,李沐冲出曲灵阁时死里逃生的喜悦就淡去了不少。
  
  他带着小顾一路狂奔,大脑也保持高效率运转,一刻都不停止思考。
  
  红绡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意识。那么出现那声命令的原因就值得揣摩了。
  
  第一,这声命令是个打酱油的路人混在曲灵阁中乱说的。这个推测基本可以被咔嚓了。
  
  第二,红绡根本不是仙姿楼主。
  
  若真是那样的话,他就不得不佩服那仙姿楼主的心机了。把一个明艳动人的柔弱女子推到阳光下替他散去大部分注意力,既方便他暗中做大量手脚,又可以降低旁人的戒心。
  
  一个寻常烟花之地何需这么强大的武装力量。那么仙姿楼除了涉黄以外,应该还有别的产业。什么样的产业要X院做掩护呢?
  
  那声留活口也煞是耐人寻味?他到底想留谁的活口?李沐的?顾惜朝的?还是两个都要活着?
  
  尽管仙姿楼的谜团数不胜数,但最令李沐难以理解的还是区长的诡异态度。
  
  这货虽然有时候疯疯癫癫的,但心里头轻重缓急分明得很。他故意漏去这么重要的信息,不会就是为了坑老子吧?任务失败即逆水寒剧情崩溃,他的业绩也会受影响的。在李沐的脑中,区长那荡漾的得瑟样和郑重的严肃样一直交替出现。
  
  他的思路都快成一团乱麻了,可李沐就算赵子龙附身也不敢找区长当面质问,所以这些想法只能隐于暗处了。
  
  目前当务之急是检查顾惜朝的身体状况,但是他实在不放心在离仙姿楼较近的地方休整,便在耗尽内力前到达靠近邻镇的一间小酒楼。若是情况允许,他想明日就雇辆马车到下一个城镇。
  
  但在这之前他还得检查顾惜朝的身体。若是他身上有大量伤口则不能乘马车了。根据古代马车的构造及质量,小顾身上的伤口跟马车一路的颠簸相合,那后果绝不是1+1=2可以概括的。
  
  李沐抱着他进了房间,将他轻轻放在一张简陋的床板上。顾惜朝的身上仍是那件初见李沐时的石青短衣,简单质朴没有一丝纹路。李沐低下身子,伸出双手慢慢扒开了他的外衣,然后是他白色的中衣。中衣下他胸口的皮肤白皙细腻,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伤口。
  
  就在这时,顾惜朝原本平稳规律的呼吸,乱了。
  
  李沐的手立时顿住。
  
  顾惜朝突然睁开了他那双如夜空般深邃无际的眸子,幽幽地望着李沐。
  
  “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