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犯罪心理:罪与罚 > 惨烈

惨烈

时间:2015-08-20 21:32:00作者:星星的泡沫字数:2077

    极短的一瞬,却又仿佛过了许久,罗沁双耳轰鸣,眼前一阵阵发黑,终是撑不住,晕了过去。

  今天正好赶上周一,户籍科相对繁忙的时候,公安局大楼内有很多群众来来往往办理户籍手续,还有不少同行进进出出各忙各的。

  爆炸发生之前的火警警报多多少少起了些作用,但是几分钟的时间,想疏散完四层大楼,根本是痴人说梦,能及时跑出去的,基本上只有一楼大厅附近的人,剩下的,不是离得远鞭长莫及,就是还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听到火警警报是需要往外跑的。

  地动山摇,凄厉的惨叫声响得突兀,却又戛然而止,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灭顶之灾突至。

  郑玉芬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她的身份证还是老一代,没有磁条记录身份信息的那种,因为上了岁数,平时也不大出远门,身份证对她的意义并不是很重要,拿着个一代的长期身份证,能领份养老钱尽够使了。

  这一次,却是远嫁的女儿脑溢血在医院昏迷不醒,虽然颅内出血止住,但是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昏迷之中喊了好几次妈妈。老人家心疼得不行,执意要亲自过去陪伴女儿,希望她早日醒过来。

  买车票需要二代身份证,所以郑玉芬才不得不跟着孙子跑到派出所办理新的身份证。

  因为担心女儿病情反复,老太太上周五办的加急,被告之需要她周一去市局才能取出来,不然她的证件到达派出所又要耽误时间。在家盼周一盼得眼睛都绿了的老人,今天早早就催孙子带着她来到市局等着,8点半刚到,就第一个拿到了新的二代身份证。

  她放心不下女儿,拿到证件挪动小碎步就往外走,她的孙子则落后几步在后面打电话帮她预订最早一趟前往女儿所在城市的火车票。

  郑玉芬前脚刚刚踏出大厅正门,后脚便感觉天悬地转,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从台阶上滚了下去,脑袋重重磕在水泥地面上。

  殷红的血,顺着她的额头缓缓流下,她死死地瞪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公安局的办公大楼怎么转眼间就成了一片废墟?老人家心里一紧,她的孙子!她的孙子在她身后,还没有走出来,可是办公楼的大厅早已经塌得不见踪影了,不就是领个身份证,她为什么要拉着孙子一起来呢?她的小孙子,才20出头,还太年轻。

  还有她可怜的女儿,她怕是见不到最后一面了。

  老人家觉得很困,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过路的群众傻了,侥幸跑出来的脸吓白了,呆立在原地。

  等轰鸣声止,烟尘渐渐散去,露出现场的真面目。四层楼变成了残破的二层烂尾楼,窗户口上还有挂着的一动不动的人,下面两层只剩下四散而飞的钢筋连着大块的混凝土,却是齐根被夷平了。

  现场到处有被炸碎的尸体残块散落四周,废墟里隐隐有**声传来,却是越来越微弱,不大一会工夫,再不闻其声。

  现场一片死寂,跑出来的人怎么都无法相信,刚刚还好好的办公楼怎么突然就塌了。

  “救人哪!”不知道谁最先反应过来,高喊一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时间就是生命,救人要紧!

  众人顺手抄起能找到的家伙式,木棍,钢筋等等,冲向废墟。

  救援工作开始得很艰难,他们一无合适的破拆工具,二来人手不足,涌上前帮忙的群众,在扒开石块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后都忍不住跑到一边吐去了,吐完回来接着挖,挖完再去吐,三十来个人,就这么用手边简陋至极的工具挖出了七具遇难者遗体。

  遗体被安放在大门前的空地上,众人只能从废墟里扒出些还散大块的窗帘布将他们蒙上。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他们徒手能扒开的,多是体积较小的浮石,不过十几平方米的范围,已经发现七名死者,可想而知内里没有挖掘出来的,还有多少。

  想想这楼里办公的同行人数,与每周一人数办事群众相对较多的惯例,所有人都沉默了。

  五分钟后,离市局最近的派出所民警直到,十分钟后,消防人员与急救车赶到,十五分钟后,李响岳也赶到现场,半个小时后,救援指挥部成立,B市机动力量全部向市局集结,所有重型破拆装置被紧急征用赶来现场。

  因为公安局的弹药库不在主楼内,没有受到爆炸的波及,所以爆炸后引发的火灾范围很小,在消防人员赶到后二十分钟便被扑灭,在确认没有再次爆炸及楼体倒塌的可能危险之后,消防人员进入核心现场,通过生命探测仪寻找被压在废墟下的生还人员。

  如果确定没有生还者,这些巨大的单靠人力无法撼动的混凝土就需要机械破拆了,而在此之前,他们必须百分之百确定。

  搜救进行两个小时后,大门前的空地上已经堆满遇难者的遗体,三十七具尸体中,只有十二人能被确认身份,其他的,多数已经无法辨认出来了。

  可是等在一旁的急救车却一辆都没能离开现场,这代表着,未发现生还者……

  参与救援的人员谁都没有说话,低气压遍布。他们只能将手中代表着希望的生命探测仪光学探头伸向废墟深处,更深处,期待着生命的存在。

  挂在二楼窗户口的,是经侦支队的一名警察,他的遗体保持着死亡前最后一刻的姿式,手还死死压着脖子,却是无法阻止生命随着鲜血从他的颈动脉中喷薄而出,那里,有被玻璃划开的寸长口子,他年轻的脸上,带着几丝痛苦与迷茫,大大的眼睛睁着,却是再也没有神彩。

  罗沁使人按响的警报,却并未起到该起的作用。上面两层楼里,没有对外的窗口,多是公安各口的办公室,众人也算训练有素,听到警报,都从办公室里出来,向着楼外疏散。

  却是来不及了,当大多数人下到二楼时,爆炸突如其来。

  受创稍轻的上面两层,恰恰没人,下面两层楼都没了,伤亡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