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犯罪心理:罪与罚 > 响雷

响雷

时间:2015-08-19 21:08:00作者:星星的泡沫字数:2054

    刘强生的家里已经被排爆警察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别说炸弹,连炸药痕迹都没有发现,不管刘强生将炸弹放在哪里,肯定没有进过他的家。

  市局、分局刘强生经常去的地方,也就只有他的办公室与解剖室,这两处连停尸柜都被仔细检查过,边边角角哪都没放过,仍然一无所获。

  刘强生的社会关系极为简单,他醉心工作,两点一线的生活方式已经持续多年,朋友基本都是同行,也没听说最近去过谁那串门闲聊。

  罗沁瞪着发红的双眼,带着人在法医办公室内翻看刘强生的笔记,一页一页,不错眼珠,生怕漏掉什么线索。

  买合木提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表,8点整。他内心暗喜,半个小时后,看你们还有没有闲心坐在这里跟我闲磕牙。

  测谎仪捕捉到买合木提的情绪波动,在场的人早就注意到他在不时的看表,越看情绪越激动,虽然表面上没有大的变化,他的右脚已经开始不停地碾地了,激动地连小动作也不管不顾地做出来,能让他这么兴奋的除了即将爆炸的三颗炸弹还能有什么?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刘强生与炸弹之间的关系他们能隐约猜出来,但是刘强生能把炸弹藏在哪里,他们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为了方便与外界联系,审讯室内的桌子上有部专线电话,罗沁那边返回的消息,他们还在积极核查刘强生留下的资料,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发现。

  李响岳有些生刘强生的气,他应该是接触过炸弹的人,而且从能自由安放炸弹这一点上来看,他在一段时间内的行动并没有被买合木提的人控制,估计对方手里一直掌握的人是他的女儿刘若玉。那么做了一辈子老警察了,为什么不选择相信自己的队伍呢?为什么不相信,他们是有能力将刘若玉平安救出来的呢?宁愿自己背负上帮凶的罪名,也不相信自己的同事战友,最后,不但自己和女儿死于非命,还要牵连很多无辜的人,身为警察,就要背负比普通人多得多的社会责任,他不仅仅是一个爱女儿的父亲,还是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人民卫士,李响岳无法容忍!

  时间,不紧不慢地走过,终于来到了早上八点十五分。

  罗沁这边还是没有发现,倒是负责外围调查的刑警发回了一条线索。

  刘强生死亡推定时间是3天多以前,但他的门禁卡曾在前天被人使用过,使用门禁卡的人,从正门堂而皇之地进入公安局,然后下楼到地下一层的解剖室,停留约20分钟后,刷卡出门。

  相应时间段的监控录像上,出现的是身材高大头戴鸭舌帽的男子,他显然经过精心准备,熟知每个摄像头的位置,只在其中几处避无可避的摄像头上留下了侧影,却都是低着头,用手压低帽沿,让人看不清容貌。

  公安局的大厅里每天都有很多各单位来办事的同行或者群众来来往往,如果不是他们特意去寻找鸭舌帽男子,他与其他进出的人相比,不过是低头着行色匆匆,一点也不起眼。

  罗沁在看完录像后,脸青一阵白一阵,犯罪分子登堂入室,如入无人之境,如果那人身上绑着炸弹,是不是市局就会成为第二个T3航站楼了?明晃晃地打脸也不过如此!

  耻辱感,从买合木提出现在B市搞风搞雨,这个词就伴随着B市所有的警察们,如影随形,像跗骨之蛆一般令人难以忍受。罗沁曾经认为,只有抓到买合木提才能一雪前耻,不再被他牵着鼻子走,也让他看看,警察绝不是吃干饭的。

  可是现在人是抓到了,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却仍然挥之不去,买合木提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所有人都是棋子,包括他自己在内,这个早就不在乎生死的疯子,绝对会留下一个让B市所有人都害怕的大坑,等待着自投罗网的人。

  罗沁按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压下心里隐隐的不安。刘强生死了以后,为什么还会有人敢于冒险进入公安局呢?联系到买合木提的阴狠,由不得罗沁不上心。

  这些人,所图非小。既然敢于冒着被抓的风险进了解剖室,那里一定另有乾坤,炸弹被安放在那里的可能性很大,前一次排查存在疏漏,查!挖地三尺也要查!一群人又涌入解剖室。

  此时,八点半整。

  买合木提在又一次看了表之后,微微一笑道:“你们说了这么久了,也该累了,现在能安静一会吗?你们听听外面的动静,很热闹的。”说完,他头微微向右倾斜,做出倾听的姿式。

  众人变了脸色。买合木提这么说,意思就是第一颗炸弹的起爆时间已经到了吗?

  “唉,果然,我早就知道刘强生那老东西是个靠不住的,死了不冤,不过没关系,我做事,从来都喜欢双保险。他靠不靠得住没关系,我的人,还是很靠得住的。呵呵”

  李响岳匆忙拨出电话通知罗沁,第一颗炸弹的爆炸时间很接近,如果他们还没有找到炸弹,那么炸弹可能的藏匿地点要全部疏散,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五分钟过去了,B市一切正常。众人紧绷的心却一点都没有松下来。凝神等着听那一声他们永远都不想听到的爆炸声,希冀着警方能领先一步,在最后时刻排除险情。

  然后生活远比小说要真实与残酷得多,没有那么多最后一刻的奇迹发生。

  “轰!”剧烈的爆炸声贯入耳中,让所有人褪干净脸上所剩无几的血色。

  炸了。

  炸弹炸了。

  买合木提的阴谋再一次得逞,不知道这次,他又收割了多少条人命!

  从罗沁接完李响岳打来的电话,拉响火警警报,刚刚进入解剖室内搜索的刑警们开始跟着楼内办公人员疏散,一直到炸弹爆炸,仅有三分钟。

  确保没有人留在自己身后后,罗沁也跟着人流向外跑,然后却是迟了,她刚刚到达大厅,正门就在眼前,却是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