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 犯罪心理:罪与罚 > 生机

生机

时间:2015-08-13 21:56:00作者:星星的泡沫字数:2028

    若是在以前,文沫怎么可能会将这小小的铁片放在眼里,早不知道随手扔到哪里了。现在,它却是文沫逃生的希望。

  近一年的幽禁生活,文沫虽然表现得相对淡定,但是她尽力获取着外界的情况。

  某一次,听到崔志佳在外面与人说话,对方说些什么,因为声音小,文沫听得不清楚,但是崔志佳的声音却是不小,他叫对方七叔,还问怎么没见到三婶同小堂弟,极普通的正常对话,却让文沫心惊。

  文沫记得清楚,当初崔志佳带着她从B市出来,虽然她被下了些迷药,神志不清,但是临下车之前,还是听到广播里的地址了,X市广播电台。

  X市,是S省省会,离B市1000多公里,开车走高速一晚上很容易到达,不过相信以崔志佳的谨慎,肯定不会上高速露了行踪,走国道的话,需要十多个小时,却是能避开这少监控,神不知鬼不觉。

  让文沫心惊的,并不是她远在一千多公里外的事实,而是崔志佳对那人的称呼。

  这是一处封闭的小山村,虽然上回在夜色中文沫只是匆匆一瞥,也看得出村庄的规模不大,崔志佳能挑到这么个掩人耳目如世外桃源的地方,文沫原还当他是处心积虑,早就先着要算计自己,当初还暗暗纳闷。毕竟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封建历史根源摆在那里,拜原先的宗族势力与连坐制度影响,即使建国60多年,封建残余思想仍然没有完全淡出人们的生活,在偏远些的地方,自然村落仍然是以同姓群居为主,很难有异姓外人融入其中,崔志佳怎么能这么滴水不露地将她藏在这里一年之久呢?要知道,她的幽禁之地虽然偏僻,但却并不是什么人迹罕至之处,这一点,从崔志佳很少白天过来,以及外面时常有人走过可见一斑。

  这里的村民,莫非与崔志佳沾着亲不成?所以才没有将他当成外人,所以他的行动才如此便利?

  不能够啊,文沫认识崔志佳小十年了吧?上大学起就熟悉的人,家里什么情况可能并不算太了解,不会去关注,但是他的籍贯总不能记错吧?

  这里算得上祖国的西北,如果文沫没记错,崔志佳的老家,却是在西南,这一南一北,少说两千公里。

  文沫心下疑惑,但此时并不是探究崔志佳与这处小村庄之间关系的时候,想办法逃出去才是正途。

  这间文沫住了一年的屋子很是简陋,屋顶用草铺就,风大时一处墙角上的草还会时不时掀起来个角,四面墙都是用黄泥糊成,内里满满刷了几层报纸,密密麻麻的,看着让人很不舒服,就连地面,也裸露着黄土的颜色,靠近门的位置被踩得平整些,其它地方还高低起伏着呢。

  得益于最近淅淅沥沥不停下着的雨,这间简陋至极的房子漏雨了!而且漏得不小,短短几天功夫,屋里干爽之处已经没了,满屋的黄土被水一浇全都活了泥,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文沫只得整日坐在床上,盼天晴盼得眼睛都绿了,没成想,天没晴,曙光却是出现了。

  只见这几日屋里积的水都顺着地势流到了床底下,连墙上的泥都隐隐有松动的迹象,文沫灵光一闪,如果从这边挖个洞的话,跑掉的可能有多大……

  床是普通的木板床,床架子上锈迹斑斑,人坐上去颤悠悠的,文沫平时躺在上面睡觉连翻身都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把床直接压塌掉。这张床看来不像是崔志佳为了幽禁她特意搬过来的,四只床角早已经埋入地面两寸有余,显然是在此时间不短了。床底下是死角,除非趴下来,不然她就是在墙角挖出个洞来,只要小心点别在床以外的地方露了痕迹,崔志佳自然也不会吃饱了撑得往自己身上搞一身泥去关注床下,在未挖通之前,保密性还是不错的。

  至于挖掘的工具嘛,她所能接触到的东西,够锋利也有些硬度的,只有这片小小的瓶盖子了,感谢八宝粥生产企业。

  于是最近几天,文沫化身穿山甲,开始了打洞生涯。

  为了防止身上沾泥被崔志佳看出来,文沫只得穿着贴身的小衣钻进床下,摸索着寻找潮湿易于挖掘的地方。泥泞满身无所谓,蚊虫叮咬无所谓,每天只能挖出一小点,还要将泥找个犄角旮旯不显眼的地方糊平也无所谓,文沫每天最常干的事,就是钻进床下挖挖挖,顺便将耳朵竖得高高的,一旦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便以最快的速度从床底下钻出来,胡乱用毛巾擦擦泥水,再套上外衣,当然不能忘了将毛巾也顺手扔到床下看不到的地方。

  几次下来,有惊无险,崔志佳居然难得很给面子的只在夜里来过两趟,送上些水和食物,并未多留,因怕人发觉,文沫这屋子里是没有灯的,黑漆漆一片,他当然也不可能发现文沫的异样,倒叫文沫狠狠舒了口气。

  这间屋子靠门边上放着个水缸,是她平素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一缸水大约够她喝三四天的。因最近总是一身泥,文沫清洁身体与清洗衣物的次数多了些,水缸的水下得比平常快得多,为了怕崔志佳发觉,说不得只能省出自己喝的水,但那能有多少。

  小不忍则乱大谋,虽然着急早点出去,但文沫知道,一旦一次跑不成功,再被崔志佳抓住,她的小命怕也要玩完了,所以她只能按捺下焦急,放缓挖洞的速度,用空余出来的时间锻炼身体,毕竟身体不好的话,这深山老林走不走得出还两说。

  文沫打定主意要打持久战,就这样过了半月,地上的泥又干成黄土,地洞终于露出点光来。

  还不是跑的时候,这半个月,文沫每天都咬牙做一百个深蹲起跳,从最初的头昏眼花呼吸困难,做上五个就得歇一会到现在的勉强做完,进步是不小,却还不够,她还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