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小说 > 浪人天涯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时间:2013-02-04 22:36:47作者:Twentine字数:3385

  叶淮山面容严厉,一双眼睛直直看着风天涯,似是要透过所有的阻隔,直向答案。
  
  在这一刻,他不是那个为了讨心上人欢心而时时紧张的毛头小子,他是军人,是中原的镇边将军。
  在风天涯说话期间,他设想了许多情况。
  她是不是被人利用了,在这一路上是否有番疆的人接触过她。或者,打从一开始,她救自己就是计划好的。
  
  叶淮山想了很多,多得自己都要记不住了。
  
  风天涯:“我从何得知不重要,重要的是,卿士樾也知道了。”
  叶淮山的手紧紧攥着木筷。
  
  他有些怕,不,他是很怕。
  叶淮山年岁不大,但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太多次,也面对过无数的敌人。只有这一次,他生平第一次,如此的接近恐惧。
  他在等风天涯的下一句话。
  
  “是我告诉的他。”
  
  刹那,铁器划空,电光之间,一柄寒霜长剑已经稳稳停在风天涯的脖颈上!
  风天涯动也未动一下。
  
  她眼神瞟向剑锋,又看向叶淮山。
  
  “在抖。”
  
  叶淮山的确在抖,他不懂,前一刻他们还一同逛着庙会,聊着那些愉悦的事情,而此刻,他却必须同她剑锋相对。
  
  “风姑娘,你要把话说清楚。”叶淮山将声音压得很低很缓,这样就听不出那微微的颤抖。
  
  他拿剑指着她,可风天涯却笑了,她看着叶淮山。
  “你,不错。”
  叶淮山看她的笑容,有那么一瞬几乎想扔下剑握住她的双臂,恳求她的解释。可他最终还是紧了紧手中宝剑。
  
  “你是番疆的人?”
  风天涯摇摇头。
  “那你同卿士樾是何关系。”
  风天涯:“没关系。”
  “那你为何告知他这些事!”
  
  风天涯看着他,停顿了一下,道:“叶将军,这件事是我自己的决定。你若信我,就耐心听我讲完。”
  
  那双眼睛无遮无掩,坦坦荡荡。
  叶淮山将剑放下。
  
  风天涯慢慢的,细细的,将她如何用雪灵芝交换燕孤鸣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叶淮山静静地听着。
  虽然结局是一样的,卿士樾依旧知道了如何救治祭祀,但是过程不同,与他设想的不同。风天涯并不是番疆的人。
  知道了这个,叶淮山的心慢慢放下了。
  
  “风姑娘,此事并不能全怨你。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落入这样两难的决定里。”叶淮山倒是反过来安慰风天涯,“此事我会处理,你不要自责。”
  
  嘴上虽然宽慰,可叶淮山的眉头依旧紧紧皱着。
  大祭祀还活着,樊珑丽珈还活着……这消息对于叶淮山来说,无疑是沉重的。他宁可付出性命也要杀掉的人,居然还活着。
  到了此时,叶淮山已经无心玩乐,他有无数的应对策略需要做。
  
  “风姑娘……此事非同小可,我必须马上回去通知众人。”
  风天涯:“你可有好对策。”
  叶淮山:“尚无,祭祀是番疆智首座,攻打中原的计划几乎是她一手促成,她若活着,我们接下来的所有策略都要再变。”
  
  风天涯:“你若无好的应对,我倒是有个计划可以一试。”
  叶淮山抬眸,“哦?”
  风天涯:“不管是何缘由,的确是我续了祭祀的命,我愿意承担。我有一个方法,也许可以杀掉她。”
  
  叶淮山:“什么方法。”
  “方法就在药材中。”风天涯缓道,“雪灵芝生在盘华山凌霄峰之顶,算不得名贵,但是此药有一个特性。”
  “是何特性。”
  风天涯:“雪灵芝是活药,出土一刻不使用,便会化成雪水。”
  叶淮山猛然醒悟。
  “所以说,想要医治祭祀,卿士樾必定会将她带来中原!”
  
  “是。”风天涯点点头。
  
  “我们有三个机会,第一,番疆离盘华山有十几日的路程,我们有很长的准备时间,此乃天时;第二,盘华山位于中原腹地,卿士樾必不敢带过多人马招摇过市,而我们熟悉位置人手充足,此乃地利;第三,祭祀身受重伤,无以为保,我们只要掐准这个死穴,便有了人和。天时地利人和,得其两者,便可取胜。”
  
  平静的话语,句句,都是杀机。
  
  叶淮山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你……你早已计划好了……”
  风天涯:“嗯,在告诉卿士樾雪灵芝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想好了。”
  
  叶淮山震惊之余,又多了一分钦佩。
  “风姑娘,你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明大理识大义。”
  
  风天涯笑了。
  “我们只是不想亏欠。”
  
  我们……
  我和燕孤鸣。
  
  叶淮山一下子静了。
  
  过了一会,叶淮山问:“风姑娘,你是毫不犹豫做下的决定么。”
  在中原无数百姓与他之间,你毫不犹豫选择了他。
  
  风天涯又笑了。
  
  “燕孤鸣是我的人,谁也不能动他。谁动,我就杀谁。”
  叶淮山第一次发现,风天涯的双眼,在不笑的时候,冷得让人发颤。
  
  隔门外,酒楼的戏台子上正演绎着一支动人的情戏,貌美的女人弃下富贵的生活,奔着情郎而去。
  那戏子妆容妖冶无双,在喧闹的酒堂中,摆着那永远抚不平的丹香魅衣,唱着那永远叹不尽的凡尘俗事。
  
  风天涯虚晃地看着屏风,静静地听着。
  
  何人曾道女儿痴,长命无依;
  何人曾闻女儿叹,悲戚款款;
  何人曾见女儿泪,玲珑朱蕊。
  ……
  
  “女儿泪,玲珑朱蕊……”风天涯喃喃。
  
  叶淮山满腔的酸涩,开口,却难以成话。
  他开始后悔,如果今晚没有出来,是不是不用担下这般苦果。
  
  风天涯:“叶淮山,你知道什么是心上人。”
  叶淮山压下心中难过,轻道:“动心的人,便是心上人。”
  “那心上人在一起,会做什么?”
  “有情人在一起,自然会做欢喜事。”
  
  风天涯:“然后呢。”
  叶淮山:“交心。”
  风天涯:“然后呢。”
  叶淮山:“成亲。”
  风天涯:“然后呢。”
  
  叶淮山闭上眼睛,不去看面前的少女。
  “每个人所理解的情都不相同,在叶某看来,情之所钟,当生死相许。”
  “生死相许……”
  
  风天涯坐起身,晃晃头,不再想这些。
  她看向叶淮山。
  “大将军,想要杀掉祭祀,除了现在的条件外,还需要一项。”
  叶淮山:“什么。”
  风天涯:“人。”
  “人?”
  
  风天涯点点头。
  “人,一个武功高强的人。”
  叶淮山想了想,“武功高强,风姑娘,我算得上武功高强么。”
  风天涯道:“卿士樾此番前来不能带太多人,所以来者必然是精兵,你要带兵设伏,将这些人诛杀。”风天涯看着叶淮山,又道,“番疆的武人,以卿士樾与刀首座为顶峰,我们要有两个可以与之抗衡的人。”
  叶淮山:“刀首座……蝉岳。”
  “是。”风天涯道,“虽然听闻他不问世事已久,但是祭祀生死关系番疆存亡,不无他再出武林的可能,我们的准备尽量要周全。”
  她看着叶淮山。
  
  “这两个人,我算一个,还有一个你来找吧。”
  叶淮山猛地抬头。
  “你也要去?”
  风天涯:“自然。”
  叶淮山:“那两个人我来找,你不要去。”
  
  风天涯静了片刻,笑道:“你是信不过我的身手。”
  “不……”叶淮山摇摇头。风天涯曾在石阳谷救他,那一次助掌所展现的能为,他一清二楚。只是……
  “风姑娘,此番埋伏,不论准备得多充分,也必定是危险异常,你……你不要去了。”
  风天涯:“你担心我。”
  叶淮山承认,“是。”
  风天涯:“我心里没有你。”
  叶淮山惨淡一笑,“是。”
  
  风天涯看着面前低下头的少年,一个时辰前,他还是意气风发,现下却如同一匹刚刚经历长途跋涉的骏马,狼狈不堪。
  未明了的情意,未绽放的花蕊,在这个热闹又孤凄的夜晚,随风而逝。
  
  “傻人……”
  风天涯轻轻说了句。
  
  “今晚找好人,明日通知我。”
  
  “好。”
  
  风天涯离开酒楼,回到燕孤鸣居住的客栈。
  她步上二楼,都不用打听,那一股子浓浓的酒气已经将她带到燕孤鸣的房间。
  
  风天涯推开房门的时候,燕孤鸣正在喝酒。
  屋子里没有点火烛,昏昏暗暗,只有借着窗外那一点点的亮光,才能看清屋内的情形。
  地上摆着四五坛酒,燕孤鸣半躺在床上,怀中还抱着一坛。
  
  风天涯走过去。燕孤鸣睁着眼,却没有看她。他一双醉眼迷蒙地瞧着窗帘,对风天涯的到来一点反应也没有。
  “身上都有臭味了,还要喝哦。”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浓浓的酒气。
  
  风天涯坐到床边。
  “蠢燕,你在想什么。”
  燕孤鸣无言。
  “你醉了。”
  
  风天涯托着下巴坐着,在黑暗中一个人说话。
  “喝了这么多,该是醉了。”
  风天涯干坐着,朦胧夜色中,她轻轻地哼着一个调子。
  那是刚刚在酒楼里听到的戏曲。
  她只听了一遍,不能完全地记住,只是凭着仅有的印象,一点一点哼唱。
  
  风天涯的声音很细,燕孤鸣不止一次觉得,她的模样和声音,都像小黄鹂。
  
  风天涯又坐了一会,站起身,走出屋子。
  燕孤鸣依旧动都没动一下。
  
  不一会,风天涯进来了,不仅她进来,跟在后面的还有两个店小二,抬着一桶热腾腾的水。
  “放在这里。”
  “好好。”木桶放下,店小二出了门。
  
  风天涯将桌子上的油灯点亮,昏黄的光顿时充盈了房间。
  燕孤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风天涯走过去,拉着他的衣袖。
  “来,蠢燕。”